《幽遊白書》連載25週年!回顧動漫“老賊”富堅義博

  • 时间:
  • 浏览:130

  

  相比《海賊王》《火影忍者》《我的英雄學院》這些當紅的少年漫畫,《幽遊白書》們的側封上已經積累了不少塵埃。但是再次翻開它們,除了黑白的線條和奇幻的故事外,記憶也會被拉回到十幾年前。

  

  在那個娛樂並不像如今這麼方便享受的年代,一卷漫畫帶給人的快樂並不比如今的手機來得少,這些作品給了少年除了生活和學業之外,另一個可以投身的幻想世界。

  那年的富堅義博還不是“老賊”,《幽遊白書》與同時代的其他經典作品一同開闢了少年漫畫歷史上最繁榮的一個時代。1994年,從《幽遊白書》的完結開始,也幾乎宣告了一個時代的終結。

  25年後再看《幽遊白書》,幽助、藏馬、飛影、桑原……那些少年的故事依然精彩。

  富堅義博:改行畫漫畫因為一次犯慫

  相比鳥山明改行畫漫畫很快就出人頭地,富堅義博的漫畫之路要稍顯坎坷。

  富堅義博60年代出生在日本山形縣新莊市,這裡是日本北部的賞櫻勝地,同時也以溫泉而著稱。少年時代的富堅義博受到父親的影響,對美術表現出了濃厚興趣,小學時代就在參加各種各樣的美術比賽,但他並沒有立志長大後要成為偉大的漫畫家,而是十分務實的想成為一名老師(zei)。

  怀揣著這種理想,富堅義博進入了老家的山形大學教育專業,雖然手中的畫筆沒有停止,但當時的現實是,做一個美術老師教書育人,比做漫畫家要穩定的多。直到有一次在實習講課時,富堅義博登上講台,面對台下幾十個學生的眼神齊刷刷的盯著自己,他內心只有一個想法:慫。大腦一片空白的富堅義博完全忘記了要給學生傳授的知識。

  這次失敗的講課經歷,讓富堅義博認真的思考了下自己接下來的人生。如果當老師不行,不如畫畫漫畫?當機立斷,富堅義博將自己不成熟的漫畫寄給了集英社旗下的青年漫畫雜誌《YOUNG JUMP》,然而投稿杳無音信。沒轍,富堅義博又把漫畫寄給了《少年JUMP》,沒曾想拿到了月度“Hop ☆ Step 賞”,得到了當時的評選人,《貓眼三姐妹》《城市獵人》作者北條司的賞識。

  

  獲得肯定後,已經大四的富堅義博鼓起勇氣,踏上了開往東京的夜行列車,開始了“東京漂”的生活。

  萬事開頭難,在首個正式連載開啟前,富堅義博只租得起一個大概四疊半榻榻米大的房間,在積蓄快花光的時候,才終於得到機會開始連載自己的作品。

  但他很快就意識到,比起沒錢,工作更加困難。房間的隔音很不好,周圍的住戶也是魚龍混雜,他白天工作有鄰居找上門,指責他干擾上晚班的人白天休息,晚上工作則又被其他作息正常的住戶投訴,就在這樣艱苦的環境下,富堅義博開始了漫畫家之路。

  1987年,富堅義博開始了自己的連載,棒球題材漫畫《狂飆!快速直球》,還拿到了象徵著新人最高獎項的“手塚賞”,從此開始在漫畫界嶄露頭角。

  

  80、90年代的少年漫畫迎來史上最輝煌的時代,鳥山明的《龍珠》蕩氣迴腸,原哲夫的《北斗神拳》陽剛硬朗,車田正美的《聖鬥士星矢》有神話光環,井上雄彥的《灌籃高手》青春熱血,而真正讓富堅義博脫穎而出的,正是集各家之長的《幽遊白書》。

  

  《幽遊白書》一鳴驚人,漫畫遊戲兩開花

  其實《幽遊白書》一開始並不叫“幽遊白書”。

  1990年下半年,富堅義博入行已有三年,始終處於不溫不火的狀態,平日里看到同行們的作品人氣高漲,他的壓力也與日俱增,什麼時候自己的作品才能出人頭地呢?

  

  富堅義博除了喜歡打遊戲外,還是恐怖電影和恐怖漫畫的粉絲,急需用作品來證明自己的他靈機一動,為何不將自己的興趣愛好和流行的熱血漫畫結合,創作一部既能獲得高人氣,也能滿足自己的作品呢?

  於是,到了1990年年底,經過簡單的籌備,《幽遊白書》就這樣誕生了。

  但是富堅義博一開始沒想好給作品起什麼名字,給編輯看草稿的時候,標題一欄很隨意的寫著《如何成為鬼魂》。編輯一看這哪行啊,於是將作品名字改為《幽遊記》,當時《西遊記》題材改編漫畫人氣很高,這也是對“西遊記”名字的一種惡搞,用現在的話說是個蹭熱點的標題。但《幽遊記》聽起來和同時期的另一部惡搞西遊記作品《珍遊記》近似,富堅義博擔心會讓人誤以為是其衍生作品,於是便提議將名字改為現在的這個名字——《幽遊白書》。

  

  起好了漫畫的名字,接下來是主角的名字。男一號浦飯幽助的名字十分坦白,“幽助”暗示了他在漫畫中“幽靈拯救者”的初期人設;桑原和真的名字源自兩位日本職業棒球明星名字的拼貼,且桑樹也有驅鬼的隱藏含義;而飛影和藏馬名字,只是富堅義博腦海中一閃而過的靈感罷了。

  《幽遊白書》一開始是以一話一個故事的單元劇形式開始連載的,不良少年浦飯幽助的設定很容易讓人想到同一時期《灌籃高手》裡的櫻木花道,同樣的單親家庭,同樣的不良少年,不同的是,故事一開始浦飯幽助就死了……在危急關頭,為了救一個小孩,浦飯幽助遭遇車禍不幸身亡,卻在機緣巧合之下通過了靈界的考驗,以靈界公務員——靈界偵探的身份重返人間,負責執行一些跨越陰陽兩界的特殊任務。

  

  如果故事就這樣發展下去也,倒也差強人意,但富堅義博厲害之處在於,他對劇情發展不僅有野心,還有長遠的規劃:一開始先用略帶喜劇色彩的單元劇形式,緩緩鋪陳人物關係和世界觀設定——人界、靈界、魔界三個平行世界,等讀者熟悉之後再開始長線主劇情的連載。當然,這種劇情設計的套路《筋肉人》以前就玩過,只不過《少年Jump》的編輯倒是先按耐不住了,不斷在富堅義博的身後提醒:餵,老師接下來將重心放到戰鬥的情節上吧!畢竟同時期最賣座的《龍珠》,不就是靠熱血戰鬥人氣飆升的嗎?

  於是,我們在《幽遊白書》裡看到了與《龍珠》中“天下第一武道會”極為相似的“暗黑武道會”,甚至還引入了與《龍珠》戰鬥力數值類似的妖力等級概念。富堅義博並不是直接模仿,還改良了比武大會的作戰模式,以組隊作戰的方式讓劇情更加戲劇化。隨著“暗黑武道會”的進行,《幽遊白書》劇情達到第一個高潮,漫畫人氣也飛速增長,還塑造了足以留名動漫史的兩個反派角色——戶愚呂兄弟。

  

  然而《幽遊白書》不是第二個《龍珠》,富堅義博也不像鳥山明那麼容易像《少年Jump》的編輯妥協。在完成這部分劇情后,富堅義博不想一味的重複主角打怪升級,再來征戰“暗黑武術大會”的套路,而想要嘗試更具原創性的劇情,於是就有了我們看到的《幽遊白書》“仙水篇”。相比之前比武大會的強行對戰,仙水篇裡藏馬的戲份有所增加,突出以智鬥而非短兵相接的冷較量,令人眼前一亮,隨後待劇情深入再引出另一個魅力十足,且頗具深度的反派角色仙水忍,幽助的力量才得以再次展現。

  

  劇情發展到這裡,《幽遊白書》已經到了少年漫畫鮮有的高度和深度,沒有以往直男式的熱血勵志,更多的時候以一種冷靜的態度推進劇情,隨後的“魔強統一戰篇”也承接了這種風格,並將故事的舞台拓展到了更宏大的魔界。

  如果是別的少年漫畫,劇情接下來或許又是無休止的打打殺殺,而富堅義博卻將這部分敘事的調性,轉向浦飯幽助的尋父之旅上,至此完成角色和劇情的雙重昇華。幽助既是寵兒,也是棄兒,他的故事從單親家庭的不良少年開始,在三界間經歷各種腥風血雨,看透江湖紛爭,結尾又歸隱人間開了間不起眼的拉麵店,不得不說《幽遊白書》的落筆,比同期的少年漫畫更具現實感。

  正是在《幽遊白書》《灌籃高手》和《龍珠》的帶動下,《少年Jump》的雜誌銷量達到了歷史巔峰的653萬冊,漫畫隨後也被東南亞、北美、歐洲、中國等地區引進,尤其是在歐美大受歡迎,積累了大量粉絲。

  在漫畫沒有連載完的1992年,《幽遊白書》就第一次被動畫化,93、94年連續推出劇場版,但相比別的人氣漫畫(比如說《龍珠》),《幽遊白書》在動畫領域並沒有被完全開發,反而是在遊戲領域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1994年,財寶公司根據漫畫原作改編,在世嘉公司遊戲主機MD上推出遊戲《幽遊白書-魔強統一戰》,遊戲以極高的還原度,複雜多變的招式體系,硬朗的操作手感而著稱,玩家可選11位漫畫中的人氣角色進行最多四人同時對戰。值得一提的是,遊戲在日本本土的流傳度遠不如中國,至今仍有一批玩家自建論壇交流心得,切磋技藝,以各種方式讓這款25年前的遊戲持續煥發生命力。

  

  《幽遊白書》之後,成為人生贏家

  就在劇情可以向更加宏大的方向發展時,富堅義博卻任性的讓漫畫戛然而止了,其實背後的原因很簡單:懶癌犯了,不想畫了。

  富堅義博:“後藤,人的能力是有限的。”

  後藤廣喜:“你想說什麼?”

  富堅義博:“我不想畫了。”

  90年代中期對於《少年Jump》的厄運連連,1994年《幽遊白書》完結,1995年《龍珠》完結,1996年《灌籃高手》完結,少年漫畫的黃金時代宣告結束。

  

  漫畫家是一份高強度高壓力的工作,富堅義博早就厭倦了這種生活。在連載《幽遊白書》期間,富堅義博每天的睡眠至多五小時。在連載暗黑比武大會期間漫畫人氣高漲,他的壓力也隨之成倍增長,甚至患上了腰部疾病。而且富堅義博在很多時候都是獨自完稿,並不像別的漫畫家那樣僱很多助手協助完成作品,他自己也坦白,完結《幽遊白書》的原因,正是源於這份心疼自己的自私。

  而在完結《幽遊白書》時,富堅義博與《少年Jump》鬧得很不愉快,他只好承諾下部作品會更具有人氣。而真等完結之後再回歸時,富堅義博刺頭的一面令《少年Jump》十分頭疼,但大環境每況愈下,只得答應他提出的各種“非常規”要求,比如一月更新一話。於是在日本漫畫歷史上少有的,一個主流漫畫家將作品的主動權牢牢的握在手裡,於是接下來我們就看到了富堅義博最具野心也最個人化的作品《Level E 》。

  

  果然,老賊就是老賊,雖然無理的要求不少但是作品質量真的有保障,就當總編輯長崛江信彥期待《Level E》能夠在接下來十年扛起《少年Jump》的銷量時,富堅義博卻讓劇情走向變得撲朔迷離,而且更要命的是,他又不想畫了。只連載了短短16話,1997年富堅義博就讓《Level E》完結,開開心心地去玩《勇者鬥惡龍》了。

  當然富堅義博並不是只知道打遊戲的宅男,這一年他還完成了另一件大事:與《美少女戰士》的漫畫作者、富家千金武內直子開始交往。兩人在另一位以拖更著稱的漫畫家荻原一至(沒錯,就是至今還未完結的《暗黑破壞神》的作者)的派對上結識,甚至是武內直子倒追的富堅義博。兩人迅速確定關係,甚至還出版了聯合創作的特集漫畫,以“富堅王子與武內公主”的落款,向全世界的漫迷們撒著狗糧……在《灌籃高手》裡向武內直子暗送秋波的井上雄彥,不知道看到當時鋪天蓋地的媒體報導時,會作何感想。

  

  富堅義博和武內直子都是在全世界範圍內粉絲無數的漫畫家,都是每年納稅上億的土豪,原本故事就此完結的話,也是才子佳人的浪漫故事,可偏偏富堅義博婚後不甘寂寞,於1998年開啟了《全職獵人》的連載。從周更到月更,從月更到年更,硬生生將自己的名字玩成了梗。

  

  對於婚後生活的享受,對於遊戲的熱愛,對於麻將的熱衷其實都是藉口,富堅義博只是一方面不願意被雜誌社的催稿制度壓榨,另一方面也不甘心被苛刻的富人稅壓榨。他曾坦言,自己靠勞動所得的收入卻有70%都要納稅,這意味著每畫三天漫畫,最後兩天都是白忙活,心中實在有些憋屈。

  

  對於一個漫畫家來說,雖然高強度的創作狀態滿足了讀者和雜誌社,但看到自己的原稿都生理性厭惡,一份原本極具創造性的工作淪落至此,實在不是富堅義博想要的生活。

  再看看原哲夫和鳥山明這樣的大神被壓榨到創造力幾近全無,富堅義博早就賺得盆滿缽滿,活得隨心所欲才是他真正的追求。

  

猜你喜欢